国际大都市的出租车管理

来源:福建省交通运输厅   时间:2011-11-18   点击:2907次

    几个国际大都市的出租车管理

    英国伦敦:对从业人员进行严格的资质审查

    英国是世界上最早对出租车行业施行政府管制的国家。早在1635,由于伦敦和威斯敏斯特的出租马车堵塞城市交通,这两个城市开始限制出租马车数量以缓解交通拥堵问题。今天,政府对出租车行业的管理主要是通过对从业人员进行严格的考试和审查进行。在伦敦申请做一名出租车司机,必须通过严格的“伦敦知识”考试。再经过严格的体检和个人经历审查,才能获得营业执照。伦敦的出租车司机都是个体经营者。伦敦出租车的管理部门是出租汽车司机协会。考试合格的司机,除得到驾驶证外,还有一枚徽章。徽章分为绿、黄两种颜色。伦敦交通管理当局把伦敦划分为16个区域,持绿徽章者可以去伦敦城内的任何地点拉客,持黄徽章者只能在某一个固定区域内载客。严格的考核制度和科学的管理方式,使伦敦出租车司机被公认为是世界上最有礼貌的司机,出租车服务堪称世界一流,成为游客观察伦敦文明的窗口。

    美国纽约:被利益集团扭曲的政府管制

    纽约市政府对出租车业的管制不仅表现在对运营价格、时间和方式等方面,对出租车的数量也有着精确的控制。20世纪20年代末大萧条时期,失业工人大量涌入出租车行业并导致过度竞争,出租车司机收入减少,服务质量下降。1937年纽约市政府为了控制出租车数量,开始实施出租车“牌照制”。到1938年共发出12187张牌照,至今这一数量也没有改变。当时,一张出租车牌照只要10美元,现在每张牌照的价格已高达30多万美元。普通司机购买不起,只能租用牌照,受制于出租车公司,并向公司每月交纳2500美元的份子钱,占其营运收入的一半以上,自己还要负担汽油费。纽约市出租车司机每天要工作12个小时,一周工作7天,每月工资在20002300美元,这在年均收入超过3万美元的纽约只能算中下阶层。现有注册的出租车司机4万人,其中90%是外来移民。纽约出租车以其肮脏不堪的车厢和司机态度的无礼而被世人诟病。

    目前,纽约共有大型出租车公司十余家,这些公司实力雄厚,拥有几百甚至上千辆出租车。纽约有关研究机构曾建议实行一套全新的出租车管理制度,以降低出租车的运营成本和资费标准。按这一制度,纽约市政府将按市场价格从出租车公司那里买下所有的牌照,然后直接向出租车司机出租牌照,按年度收费。出租车司机停运后不能将这一牌照转让或出租给他人,必须交回纽约市政府,这就避免了因牌照出租和出售而造成的价格飞涨。但此举将遭到出租车公司的抵制,而这些公司是纽约市市长选举的捐赠大户,这一建议很难获得通过。

    法国巴黎:出租车运营方式多元化

    法国巴黎出租车运营方式分为个体司机、薪酬司机、公司司机和股份司机四类。个体司机拥有独立的出租车运营权。但个体司机运营证非常昂贵,一般需要几十万欧元。个体司机还需要自行交纳社会保险和养老保险等。薪酬司机受雇于某家出租车公司,每天运营完后,都要把车辆交还给公司,同时上交全部的运营收入,由公司再从运营收入中提取一定比例费用作为他们的工资。这类司机同时享有社会保险等一系列福利。公司司机运营所需要的运营证和车辆产权都是属于公司的,他们需要定期向出租车公司交纳较高的份钱,这其中包括运营证和车辆租金、车辆保险、维修保养以及所耗汽油等各种费用。股份司机也从属于出租车公司,但在公司里他们有出租车的全部产权,只不过车辆运营证和行驶证都属于公司。这些司机由于拥有产权,因此向公司所交的份钱较少,而且由于他们已向公司交费,因此享受各类社会保险。他们类似于挂靠在公司名下,独自承包车辆。

    香港:政府主导与市场机制的统一

    政府对出租车行业实行“五个统一”:统一发放出租车司机驾照;统一确定出租车收费价格;统一规定出租车车型;统一划定经营范围和车站;统一发放出租车牌照。在香港,只要有能力投资买到出租车牌照,市民个人或公司都可以作为主体自由进入出租车行业。出租车牌照可进人市场自由买卖,香港的车行每天都公布最新的车牌价格行情,相当多的人把买牌照当作长期投资。车行之间自由竞争,特区政府在拍卖牌照时尽量避免使牌照集中到少数车行。众多车行自由竞争,无法人为把份钱定得过高。目前,车行每辆车每天的份钱一般为600港元左右。

     国外近年来对出租车管理体制的变革

    20世纪70年代以来,在全球放松垄断行业管制的背景下,各国开始逐步放松对出租车市场的管制。欧美各国90年代中期以后出租车市场管制改革的整体趋势是:放松出租车数量限制,逐步实行地区或城市统一的价格上限,强化司机执业标准、车辆质量与安全等管制。根据英国公平交易局2003年对欧美主要国家的出租车市场管制制度进行的国际比较研究,2000年前后,英国、爱尔兰、荷兰、瑞典、挪威、美国、加拿大、新西兰等国家相继深化了出租车市场管理体制改革,主要涉及三个方面:一是解除进入限制,尤其是出租车数量限制。除了挪威,上述其他国家均解除了对出租车数量的限制。二是强化对出租车经营者、司机的执业资格审查。三是放松价格管制。只有新西兰实施了完全的市场定价,其他各国主要以价格上限为核心,一些面积较小的国家(如爱尔兰、荷兰)实行全国统一定价。而英国有95%的地区实行了价格管制,45%的地区实施出租车数量限制。

     目前,发达国家出租车市场政府管制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是,在尚未解除出租车进入限制,尤其是实行数量控制的国家或城市,将来在放松出租车市场进入和数量控制后,采取何种机制来解决出租车特许经营权所有者面临的利益受损问题。

    各国出租车管理体制改革表明,完全解除对出租车市场的政府管制会造成社会福利损失,而严格的政府管制则会导致效率损失。瑞典在完全解除价格管制之后,发现价格上升,消费者投诉增多,随后又恢复了价格上限管制。总体而言,没有一个国家完全解除对出租车市场的政府管制。在总体放松进入限制、价格管制的同时,全面加强了对出租车经营者、司机执业标准的规制以及车辆安全标准管理,从而保证了服务质量与安全水平